时代聚焦-2021成就国研中心本报记者周

住房问题关乎民生福祉,中央政府高度重视。近日,中国发展出版社出版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系列2021》,其中《大城市群住房制度与政策》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副所长邓等主编。备受关注。近日,王巍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专访,就如何解决大城市突出的住房问题提出了一些政策建议。

促进住房制度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

中国经济时报:根据您的研究,目前中国大都市地区的主要住房问题是什么?是因为制度不完善,急需改革吗?

王巍: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超过60%,进入了以大城市群为主体的新的发展阶段。大规模城市群的住房问题已成为新阶段住房政策的重点。一是大城市群人口仍在快速聚集,新市民住房问题更加突出。二是高端要素集聚城市群核心城市住房支付能力不足的问题日益突出。三是不同城市群之间、城市群内城市之间公共服务水平差异明显,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尚未实现。四是城市群交通等基础设施发展不平衡,不利于产业、人口、住房的协调发展。五是城市群住房体系缺乏顶层设计和统一规划。

我们认为应从以下六个方面继续完善相关住房制度。一是制定大城市群住房发展总体规划,增强住房规划与其他规划的协同性。二是完善大城市群产业、交通和基本公共服务体系,促进住房制度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第三,完善大城市群住房市场体系和保障体系,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的住房需求。四是探索大城市群房地产市场联动调控机制,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稳定运行。五是推进城市群城市更新和旧居住区改造,提高住房质量。第六,因地制宜确定城市群住房供应的重点方向。不同类型城市群发展的差异,客观上要求住房政策要按城市群来实施。要素高度集中的高端城市群,要高度重视解决核心城市新增住房供应不足的问题;产业发展稳定的城市群要继续致力于产业、人口、住房的协调发展;同时,要避免产业停滞和城市群衰退。

探索房地产业健康发展的新模式。

中国经济时报:有专家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制度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对此如何评价?

王巍:从世界范围来看,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最佳体系。每个国家都需要根据自己的国情形成合理的住房制度安排,并根据不同发展阶段的住房要求不断调整和完善。

1998年的住房制度市场化改革确立了我国现行房地产制度的基本框架,不仅促进了房地产市场的快速发展,也极大地提高了城镇居民的生活水平,成为推动我国城市化进程、实现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但是,也应该看到,新阶段我国房地产市场发展的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房地产市场发展面临许多新的挑战。迫切需要根据新阶段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新要求,加快深化房地产体制机制改革,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支撑。

下一步,要在积极落实“房住不炒”、实现租购并举、稳定地价、房价和预期、防范房地产相关风险的基础上,积极探索促进房地产业良性循环和健康发展的新模式。新阶段,房地产制度设计应从更好满足居民全生命周期、全方位住房需求的角度出发,实现人口、住房、土地、财税、金融、规划等相关政策的创新和联动改革,加快形成政策合力,实现更高层次的房地产市场动态平衡。

发展租赁住房解决新市民突出的住房问题

中国经济时报:如何解决大城市新市民突出的住房问题?

王巍:在中国快速城市化的过程中,劳动力要素倾向于流向就业机会丰富的大城市群,特别是其核心城市。但土地供应制度改革滞后,难以快速应对人口流动带来的土地需求。大城市特别是城市群核心城市普遍存在建设用地指标和供应不足的问题,而中小城市相对富裕,土地供应失衡严重。建议:一是加强人口及其流动的监测。二是完善城市土地利用规划和住房规划。第三,可以探索市场化的土地配置。比如,通过土地发展权交易,即“地票”机制,建设用地指标紧张的大城市群可以从人口净流出地区购买相应的建设用地指标“地票”,实现土地的跨区域配置,让人口净流出地区分享大城市群发展的红利。

发展租赁住房是低成本解决大城市新市民突出住房问题的重要选择。由于存量房位置好,交通方便,可以通过盘活闲置的存量房来增加租赁房的供应。要多措并举盘活政府直接管理的闲置公房、企事业单位的闲置房,加快城中村、旧住宅区改造等城市更新活动,积极推进“工业以租”、“商业以租”等改造类别的租赁房盘活。同时,可以通过发放“租房券”的方式补贴部分住房困难的新市民,为他们提供更灵活的租房选择。作为配套制度,也要在全社会倡导“租就好”的消费理念,增强租房认同感;同时,加强租赁市场秩序监管,提高租金获得感。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