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煤矿工人职称申报难亟待解决。

目前,民营煤矿还存在安全生产和技术管理薄弱、专业技术人员短缺和流动性大、自身专业技术人员培养难度大等问题。稳定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加强专业技术人才培养,已成为民营煤矿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

《煤矿安全规程》要求煤矿首席技术负责人(总工程师)应取得国家承认的中级以上技术职称。对于民营煤矿来说,除了从大型国有矿山引进和招聘外,专业技术人员也要自我培养,走技术职称晋升之路。这不仅是个人进步的需要,也是民营煤矿健康发展的迫切要求。

但现实并不乐观。以陕西省榆林市为例,民营煤矿有178家,其中专业技术人员2850人,具有初级以上职称的仅300家,占10.53%。这与榆林民营煤矿的行业地位是不相称的,其煤炭年产量超过2亿吨,占榆林市原煤产量的40%以上。

陕西省煤炭工业协会发现,民营煤矿有三类具有职称的人员:一是在民营煤矿工作的原国有煤矿职工;二是国有煤矿承包经营民营煤矿的人员;三是民营煤矿招聘的煤炭相关院校毕业生。上述具有国有企业地位的人员,大多在原国有煤矿取得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上述较年轻的专业技术人员,近年来主要通过学历获得技术职称。

近年来,榆林市民营煤矿发展形势虽好,但获得职称的员工却寥寥无几。

2021年4月,榆林市相关部门发布了《非公经济工程系列中级岗位评价结果公示表》。榜单显示,近两年榆林所有民营煤矿只有4人申请过中级职称,而榜单中民营建筑行业有26人获得过中级职称。榆林某民营煤矿本应申请职称,却被内蒙古自治区申请评定。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很多:职称申报渠道不畅;申报层级过多,程序繁琐,能源部门未按要求负责;批准率低。2010年,榆林某民营煤矿招收了50名学员,50名学员从培训委员会毕业。这些人到煤矿后,有的参加自学考试和函授学习,提高学历。目前获得助理工程师的只有10人。

此外,有员工反映,职称评定的政策往往是煤矿不知道,员工不知道。民营煤矿缺乏负责这项工作的人员,职称评定基本靠个人,这就让人很难去求职称,都想尽办法找关系。

目前,民营煤矿还存在安全生产和技术管理薄弱、专业技术人员短缺和流动性大、自身专业技术人员培养难度大等问题。稳定专业技术人才队伍,加强专业技术人才培养,已成为民营煤矿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职称申请难、评审难、拿证难等问题影响了民办煤矿大学毕业生的招聘,民办煤矿专业技术人才的后续培养令人担忧。

这些都与2020年发布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提高民营企业职称的通知》要求相去甚远。幸运的是,政府相关部门正在采取措施扭转这一局面。

陕西省有关部门在《关于民营煤矿专业技术人员职称评审有关建议的答复》中提出,要拓宽顺利申报职称的渠道,简化审核层级,缩短申报流程;在工业园区等民营煤矿集中的地方设立职称申报受理服务点,建立职称申报“直通车”;指导民营煤矿建立职称管理服务体系,配备专门人才,加强业务培训;鼓励民营企业技术人员积极参与职称评审等。

相关部门对社会关切的及时回应,是我们乐于看到的,也是民营煤矿专业技术人员长久以来期盼的。希望能尽快出台好的政策和制度,让民营煤矿的人才队伍更快地迎来新变化,实现新发展。

(文章来源:中国煤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