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9日凌晨,张庭夫妇打造的微信商业品牌“TST法院秘密”官方微博发文回应公司涉嫌传销案调查,称公司成立以来一直合法经营,依法纳税。此外,TST秘还表示,非常感谢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指导公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各项运营正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近日,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核查函回复》披露,上海大伟商贸有限公司“因利用金融机构转移、隐匿传销活动,申请人民法院依法采取保全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2017年11月,上市公司山东华鹏关于与上海达维贸易有限公司签署战略框架协议的公告披露,达维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36亿元,净利润11.43亿元。2019年,张庭夫妇上一年纳税21亿元,引起了公众对他们商业版图的关注。企业调查显示,张淑琴关联企业多达90家(即张庭);林()拥有53家关联企业。二人经营实体上海达威贸易有限公司显示,主要从事批发零售贸易,主要充当贸易代理。近年来,达维还新增了化妆品管理、出版物管理、二、三级医疗器械销售等业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林瑞阳早年曾在上海做过房地产生意,自称涉足房地产开发、销售、金融等多个产业链。然而,这些企业接连遭遇滑铁卢。直到2013年,林瑞阳夫妇创立TST品牌,进入微信业务领域,才逐渐实现了从明星到商业大亨的转变。如今,他们的业务版图已经扩展到大健康、红酒、家具、服装等不同领域。

靠着微信商业行业赚了不少钱后,张庭夫妇一度被传言身家高达300亿,花了17亿买下了整个上海大厦,住上了2亿的豪宅。在超盈利的情况下,张庭夫妇的主品牌TST多次被曝出产品质量问题,其销售模式也受到批评,涉嫌传销。今年9月,张庭的好朋友洪涛也退出了两人共同创办的上海韬不亭文化传媒公司。

商业布局多领域拓展,2020年进入电商直播。

2019年1月,上海市青浦区官方“绿色青浦”显示,张婷夫妇经营的上海大伟商贸有限公司被列入上海市青浦区百强优秀企业名单。公司2018年纳税总额高达21亿元,排在中通、申通、大云、童渊等企业之前,位列榜单第一。消息发出后不久,张庭就交了21亿元的税,冲上热搜,激发了网友讨论张庭夫妇商业帝国的热情。

调查数据显示,上海达威成立于2013年,注册资本2.318亿元人民币,属于批发行业,法定代表人为林,董事长为。张淑琴有关联企业90家(张婷),其中控股企业15家,境外投资16家,境外工作76家,法人77家。其丈夫林()拥有关联企业53家,其中控股企业3家,境外投资3家,境外工作48家,法人40家。

张婷夫妇:关联公司90家,2017年三季度营收36亿。插图企业调研展示张庭夫妇的商业地图。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大伟商贸有限公司还打造了宫廷秘籍(线上)、O2O(线下)、宫廷酷GO(生活)、宫廷快乐GO(海涛)、TMM生活博物馆五大平台。据官网2019年的一篇文章显示,截至2019年1月,张婷夫妇的上海大伟公司拥有员工400多人,线下门店75家,以TST为主要品牌。2017年11月,上市公司山东华鹏签署的战略框架协议公告披露,大伟2017年前三季度营收36亿元,净利润11.43亿元。TST官方微信号还披露,2018年TST冠军代理商销售额突破6000万元,仅前十名微信业务就贡献了近3亿元的销售额。

据TST官网显示,TST婷秘密系列产品属于上海达维品牌,该品牌由林瑞阳张婷于2013年创立。他们主要专注于化妆品和护肤品,覆盖1亿消费者。在过去的7年里,他们帮助1246万人找到了工作,并帮助3300多人成立了初创公司。此外,TST还吸引了林志玲、奥利维亚等明星代言,以及来自洪涛、xuzh ng和明道的众多明星作为产品平台。

那么公司所谓的TST产品是什么呢?

据官网介绍,TST是来自法国的活酵母,1994年引起张庭丈夫林瑞阳的兴趣。经过两年的产品研发,张婷支持林瑞阳再次启动活酵母项目。最后,在1996年,林瑞阳正式开发了活酵母护理产品拉费,TST的前身。不过根据达维官网显示,由于技术因素,当时拉费并没有市场化。此后,林瑞阳来到上海加入沸腾的房地产行业,自称涉足房地产开发、销售、金融等多个产业链。但据2015年《中国经营报》报道,林瑞阳子公司商鞅地产集团开发的房产,因延期交房、未支付违约金,被业主抗辩。商鞅地产集团规模不大,仅在湖北武汉、江苏苏中、山东临沂有4个项目。在房地产行业遭遇滑铁卢的同时,林瑞阳的微信事业开始逐渐崛起。2013年,达维从鲜奶中提取酵母,结合高科技超微米渗透技术,成功开发产品并投放市场,同年成立上海达维贸易有限公司现在,据TST法院秘密官网Mall显示,TST产品不仅包括精华液、面膜等护肤品,还开始销售燕窝、美容仪等食品。

近年来,随着张庭夫妇公司的不断发展,他们的业务版图已经扩展到健康、红酒、家居用品、服装等不同领域。2020年,张庭夫妇开始进入电商直播。去年6月10日,张庭和洪涛联合的第一场直播带来了2.5亿的商品,在Tik Tok平台所有明星和网络名人带来的商品销量中排名第一。

TST产品商业模式被质疑,微信业务成了传销?

在商业模式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TST的微信商业模式也受到了质疑。

2019年,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通过TST“官网”提供的微信号,将自称TST百万公司董事长的刘燕加为好友。刘燕介绍,加盟TST“没有必要囤货,没有定金,所有的货都在厂家,不用钱就可以做”,而代理商只需要卖。而且TST代理商采用佣金返利制度,新代理商销售业绩提升至15%;30天内,代理人业绩达到2500元,则成为金卡代理,业绩提成变为24%-32%。如果代理商招募自己的代理商,组建自己的团队,当团队累计销售额超过25万时,金卡代理商的业绩提成将直接达到32%。此外,金卡代理商还有2%-17%的差价佣金和4%-6%的自媒体奖金。成为创始人后,金卡代理可获得团队主4.5%的管理奖金。

向刘燕贝壳财经记者展示的法院保密制度业绩页面显示,2019年1月,公司两名代理人个人业绩合计分别为3.75万元和1.11万元,为其当月收入,位列公司前两名。随后,刘燕向记者提供了一个二维码,在提供了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和银行卡号后,就可以免费注册成为TST代理。刘燕清楚地记得,她是2015年10月22日加入TST做代理的,第一个月才980元。2016年4月1日,她成为TST百万公司董事长。2019年1月1日至30日,她一个月赚了13万元,并表示加入TST后三年赚了500万元。但当时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和天眼超都没有一家企业命名为“TST百万公司”。

张婷夫妇:关联公司90家,2017年三季度营收36亿。插图1代理性能计算方法。照片由刘燕提供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认为,这种佣金返利的层级模式明显带有传销的特征。根据法律法规,两级以上的多级销售模式一般被认定为传销。然而,TST模式似乎只有两个层次,但法律规定的是返利水平,而不是表面模式。TST的返利水平已经超过三级,是典型的返利传销。

朱还表示,队的薪酬模式也符合传销性质。根据《MLM禁酒条例》,以下线销售业绩作为上线奖励标准的上下线关系,属于MLM性质。TST模式采用上下线的多层次销售形式。上层行不仅可以获得下层行业务的佣金,在下层行业务达标上升到上层行的水平后,原来的上层行仍然可以以各种名义获得原来下层行的佣金。这就是近年来出现的所谓新“横向”传销。

近日,据中国新闻网报道,石家庄市裕华区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问询函回复》,声称根据群众的多次举报和查证,上海达维商贸有限公司涉嫌利用互联网从事传销活动。根据《禁止传销条例》,今年6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已对该公司立案调查,并逐级上报。但由于该公司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案资金进行输送,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已申请人民法院依法采取保全措施,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在所谓的传销背后,TST产品卷入了许多消费者纠纷,明星合作伙伴退出了公司。

2016年2月,@开心周亚雅在微博被曝光,声称自己连续三个月使用TST产品。在此期间使用其他不含兴奋剂的护肤品后,脸部粗糙,脱皮,发红,黄水睁不开眼睛。然而,TST的工作人员回答说,是皮肤在“解毒”。四个月后,TST宣布“快乐周亚雅”在公司的帮助下恢复了健康美丽的皮肤。但随后,“快乐周亚雅”发微博反驳,称她的皮肤是在医生的帮助下修复的,与TST无关。TST公告中使用的部分照片为偷拍,属于虚假宣传。

同年,有媒体报道,不少消费者表示使用TST活酵母产品后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脸上出现痘痘、痘痘等异常症状。舆论发酵后,张庭亲自在微博回应,表示每个用户的皮肤类型不同,对化妆品也会有不同的反应。但TST产品符合法律规定,三证齐全,并邀请专业第三方检验检疫机构进行卫生安全检测。

此外,今年9月,洪涛也退出了张庭旗下媒体公司的业务活动。

2020年7月,洪涛与张婷共同创立“韬不亭文化传媒”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网络文化管理、互联网销售及营销策划等。当时,洪涛和张庭经常在Tik Tok合作制作短视频,并一起直播商品。一年多后的2021年9月,上海韬不亭文化传媒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洪涛退出公司股东。

(文章来源:新京报)